吉祥物软糖

翠千可逆不拆//
新人持续成长ing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给予改正谢谢!合掌*

「ES | 翠千」梦。

☆☆☆☆☆

大概是翠的第一人称视角(?)
翠→千注意。
嗯文笔不好请多指教(鞠躬)
以下正文(?)




我梦见了流星。

漆黑的夜,泛着蔚蓝。繁杂的星零落地撒在空中,划过几道亮白的线。空气中弥漫着丝丝海盐气息。深吸一气,似乎满足地塞了一大口咸奶油蛋糕。
而后费力地呼吸着,望从稀薄的空气中摄取足以存活的氧气。脚边,是细碎的石块与沙砾。无暇顾及,将右手作拳状,遮掩在口鼻前,以剧烈震动的肺部换取咽喉处的舒适感。

“咳……咳咳。”
“好呛人……想死。”

适应后四下环境后,继而缓缓抬头,眼前则是一个熟悉而落寞的背影。站在岩石顶部的他,翠色的绿领带随风飘摇,显得分外耀眼。深褐色的鬓发,还有一尘不染的领。

「守泽…前辈?」
为什么会梦到他。
好奇怪……的梦。



「还是…不要叫他了吧。」
「是在梦里给我机会吗……?」

战胜恐惧,鼓起勇气,向那人伸出平日总打落对方无缘无故拍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的手,却又无法迈开脚步。

叹气,无奈。
明明是出于心头的话语,却又被立马锁入心底的匣子。
始终无法开口的是那句
“我喜欢你。”


是的
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前辈。
我常在梦中勾画他的眼,他的唇,他的掌,他的腕,他的影
述着他的发际,他的领轴,他的衣袖,他的腕口,他的脚踝。

但一切都只是我懦弱的借口罢了。
毫无进展,止步不前。

「我喜欢着前辈。
那又能怎么样呢。?」



大步向前走去,嘴角划过的则是一抹自嘲地笑。
「大不了…就被讨厌好了。」

颤抖的右手,上齿紧咬下唇。与对方相隔的似乎不是几米间的空气,而是犹如昼夜般的、两个极端、中间的、间距。
左手的食指与拇指焦躁不安地摩挲着, 今天不知哪跟神经抽搐的大脑飞速运转,为自己下一步的决定而作取打算。

阖眼,仍是那闪耀的背影。刺激着,烧灼着。

「头,好疼……」



「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梦里啊……」

「真是,
烦死了。」



「ES | 翠千」不就是情人节嘛。

啊因为手机出了故障所以晚了两天qwq(反正也是辣鸡)(四舍五入大概三天)(被打)
- 小学生文笔。
- 无自创设定。
- ooc可能有。
- 有病句的……吧。
- 翠→千请注意。
没问题请继续(?)

在高峯翠的眼里,2月14日是比平时更麻烦的日子。
“翠くん就像王子殿下一样♡”“最最喜欢翠くん了 !”等类似的字样映入眼帘,随之而来的只有一阵忧郁与苦闷。
高峯翠将桌上看似杂乱无章的情人节贺卡与巧克力之类的礼物和祝福费力地塞入抽屉,苦恼着右手肘上的单肩包应放在何处。
“好麻烦,好想死……。”
自初中以来,每逢情人节,高峯翠的抽屉与鞋柜总会塞满贺卡与巧克力。就算是在上学的路上,也不免会遇上几个前来表达爱意的女孩子。面对一些从未谋面的女孩告白,高峯翠也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
高峯翠总是这么说。
拒绝的次数多了,自然也不会再因于心不忍而心痛了。
大概已经麻木了吧。高峯翠想。

但高峯翠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
只要是收到带有落款的礼物,他都会友善地进行回赠。
尽管很麻烦。
而后,高峯翠清理好糟乱的桌面,随手将单肩包放置在课桌的一角,便毫无生气地趴在桌上。
「把这些带回家不知道哥哥和父母又会说些什么闲话……」
「还要查落款地址……」
「好郁闷……」
「不就是……情人节嘛。」
高峯翠忍不住叹了口气,烦躁地揉着自己茶色的短发。
“情人节快乐啊翠くん!哦?翠くん果然很受女孩子欢迎呢……!”一个黑发男孩面带微笑,一蹦一跳地走来,拍拍高峯翠的肩,以示友好。
“铁虎くん,帮我分担一下吧,拜托了!”高峯翠的音调里带有些许哭腔,可能差点就要来一个标准的土下座。骨节分明的手指牢牢地贴在额头上,原本英俊的脸上显出一脸的郁闷。
“翠くん!打起精神来!这是值得开心的事哦!不过我已经收到大将和日向君的巧克力啦……啊不对,应该是交换……!”南云铁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脸上满是无奈的笑。随后一拍大腿,“差点忘了!队长让我叫翠くん去一年级走廊来着……”
「守泽前辈……?」
「他应该也收到了很多女孩的……」
高峯翠有些莫名的不快。
好烦好烦好烦。

谢过南云铁虎,高峯翠抱着一百万个不情愿,还是来到了一年级走廊。
不是因为不愿见到守泽千秋,而是担心再遇见比他更麻烦的人。
比如……
“哇那个就是高峯君吗!”“是是是!好帅好帅啊!!”“我我我想……”
一阵阵尖锐的女声划过耳膜。
高峯翠只好逃走。
从走廊头逃到走廊尾。
反反复复。
他当时恨不得自己能有像隔壁班同学忍君那样可以隐身的能力,羡慕姬宫君那样低矮的身高,还有同班同学真白君的普通。
「我只是个菜店老板的儿子……请放过我吧……」
「可恶……守泽前辈怎么还不来。」

“噢噢噢噢噢高峯!抱歉我来迟了哈哈哈☆”
守泽千秋依旧是那么活力四射。
在煎熬中度过的高峯翠不禁攥紧手中准备送给对方的情人节礼物,紧咬着的牙发出咯吱声。
只见一把扑来的对方,高峯翠有些失了神。深红色的短发朝高峯翠的脖颈处用力地蹭了蹭,并一把搂住其的肩。在外人看来,这的确是有些亲昵得过分。
“喂,守泽前辈……”
“高峯!这个你拿着!”
貌似还是在自顾自地讲话。高峯翠微微地皱起眉,缓缓打开手心,只见三四颗对方强制塞来的圆柱状物体,上面还印刷着许多cute 兔的图案。
“哈哈哈☆喜欢吧高峯!这可是我自己做的呢!不要皱眉,这样就不帅气了哦……!”
照旧是叉着腰的轻柔“训斥”,高峯翠看着掌心中印着cute 兔的物品,满脸疑惑。
“这,这不是薯条吧……”
“怎么会呢高峯!来尝尝吧!”
被对方强行塞入口中的物体似乎散布着一种诡异的甜,高峯翠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虽然说是糖,但太甜的话,吃进口中也不免有些腻人。
“呜嗯……”
“好吃吧好吃吧!☆”
“好,好吃……”看着对方仿佛要掉出星子的眸,高峯翠木讷地答道。为了配合对方,还特地笑了笑。但那笑比哭还难看。
接着将手中的礼物一把拍在守泽千秋的胸前,不好意思地将脸转到一边。高峯翠感觉自己的耳根处开始燃烧,直到额头以上的位置。
“噢噢噢噢噢噢噢!这是……”
“是特O手办!”
“啊我好喜欢,谢谢高峯!”
看着对面开心地原地打转的前辈,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去吉祥物店里看见的……顺手而已。”
啊啊啊明明是特地跑了两条商业街买的。
高峯翠在心里大喊。
“谢谢你啦高峯!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哦……毕竟是后辈对前辈的爱啊!哈哈哈☆”
“守泽前辈你恶不恶心……”
但高峯翠心里却开心地要死。
“喂,守泽前辈……”
“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