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物软糖

翠千可逆不拆//
新人持续成长ing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给予改正谢谢!合掌*

「ES | 翠千」梦。

☆☆☆☆☆

大概是翠的第一人称视角(?)
翠→千注意。
嗯文笔不好请多指教(鞠躬)
以下正文(?)




我梦见了流星。

漆黑的夜,泛着蔚蓝。繁杂的星零落地撒在空中,划过几道亮白的线。空气中弥漫着丝丝海盐气息。深吸一气,似乎满足地塞了一大口咸奶油蛋糕。
而后费力地呼吸着,望从稀薄的空气中摄取足以存活的氧气。脚边,是细碎的石块与沙砾。无暇顾及,将右手作拳状,遮掩在口鼻前,以剧烈震动的肺部换取咽喉处的舒适感。

“咳……咳咳。”
“好呛人……想死。”

适应后四下环境后,继而缓缓抬头,眼前则是一个熟悉而落寞的背影。站在岩石顶部的他,翠色的绿领带随风飘摇,显得分外耀眼。深褐色的鬓发,还有一尘不染的领。

「守泽…前辈?」
为什么会梦到他。
好奇怪……的梦。



「还是…不要叫他了吧。」
「是在梦里给我机会吗……?」

战胜恐惧,鼓起勇气,向那人伸出平日总打落对方无缘无故拍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的手,却又无法迈开脚步。

叹气,无奈。
明明是出于心头的话语,却又被立马锁入心底的匣子。
始终无法开口的是那句
“我喜欢你。”


是的
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前辈。
我常在梦中勾画他的眼,他的唇,他的掌,他的腕,他的影
述着他的发际,他的领轴,他的衣袖,他的腕口,他的脚踝。

但一切都只是我懦弱的借口罢了。
毫无进展,止步不前。

「我喜欢着前辈。
那又能怎么样呢。?」



大步向前走去,嘴角划过的则是一抹自嘲地笑。
「大不了…就被讨厌好了。」

颤抖的右手,上齿紧咬下唇。与对方相隔的似乎不是几米间的空气,而是犹如昼夜般的、两个极端、中间的、间距。
左手的食指与拇指焦躁不安地摩挲着, 今天不知哪跟神经抽搐的大脑飞速运转,为自己下一步的决定而作取打算。

阖眼,仍是那闪耀的背影。刺激着,烧灼着。

「头,好疼……」



「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梦里啊……」

「真是,
烦死了。」



评论

热度(8)